首頁 > 專欄 > 正文

薛濤:學習管理(學)容易忽略的三個常識

時間: 2020-03-16 09:31

來源: 中國水網

作者: 薛濤

過度依賴書本里去感悟和掌握這些道理大概率容易誤入歧途,最可靠的培養思維能力的路徑就是通過工作來學習“管理”,他可以涵蓋事業生活的方方面面,也可以提高一個人各方面的效率,這就是我理解的稻盛和夫的“工作即修行”。

前言:

在工作中掌握管理能力是值得用一生持久追逐的事,這個我之前的文章里曾經提到。最近兩年對生態學的學習中我能強烈的直接體驗到萬物相通的道理,自然科學、管理學和經濟學等等,學到最后很多道理都會相同,也許這就是我們說的哲學吧。但是對于一般人職場起步的前十年而言,過度依賴書本里去感悟和掌握這些道理大概率容易誤入歧途,最可靠的培養思維能力的路徑就是通過工作來學習“管理”,他可以涵蓋事業生活的方方面面,也可以提高一個人各方面的效率,這就是我理解的稻盛和夫的“工作即修行”。而方向與效率的組合(互相之間有影響)是決定企業乃至個人發展的唯二主觀因素。

圖片1.png

生態學中的部分管理思想

作為我的第四篇聊管理體會方面的小文,這次想分享的是很淺顯的幾個常識。但是在和其他人就戰略定位或組織管理方面的交流中,我發現對方有時會忽視了這樣的常識,導致同樣的很好的管理工具,在討論中出現了分歧或者在實際應用中效果不佳??梢?,常識也常常沒有被普遍認識到。而這些常識的再次被掌握,就是我曾經提到的五識循環中一個必經的過程。因此,雖然這些常識很淺顯,但我依然覺得有必要為此再寫一篇,也難得利用上疫情中的閑。

【引文】:薛濤再談環保人職業發展:用三商五識作職場修道士

一、 概率論

這個常識首先來自一個最基本的出發點,世界是按概率在運行的,而不是象基礎物理那樣具有確定性。我們都知道,管理學和經濟學本身就是建立在不確定性上面的人文科學,而自然科學到了高階也是如此。但是我們在討論戰略時候,往往忘記了這門學問不存在絕對的正確與錯誤,推演所計算的是不同的方向在成功概率方面的大小和對應收益的多少,所以這里需要強調的概率論常識的運用表現在以下三點:

一個是如果我們拿前人的成功來反證往往容易誤導,這是因為統計學里的幸運者偏差,以及馬云所說的“成功之路學之無益,失敗之坑永可借鑒 “(我的總結)。

一個是這種概率分主觀和客觀兩個方面,客觀方面的重點在于某個領域的某個商業模式可能成功的風險概率之不同,以及由此會帶來的回報的不同(往往符合風險溢價規律);而主觀部分則重在分析自身的長短板與管理者預判的外部條件兩者在未來發展的交互影響中所形成的匹配程度,并以此推測所選擇戰略定位的成功概率和相應收益。戰略定位的目的不只是在追求成功概率和收益兩者綜合評估的最大化,由于這種失敗概率的存在,企業家還需要掂量自身資源和心理承受力來做選擇。

三個是對于選擇在職場中做將而不是王的人(這個占了99%以上),在評估自己與王對工作收益的分配中,有多少能首先充分考慮到之前做王成功的概率?疫情之下你又能體會多少企業家所承擔的壓力?正確的職場觀,是正確的人生觀的一部分,也是決定個人能否在職場中獲得發展的重要基礎,這部分本段下方所鏈接的“王將俠“中已經有所論述了。

【相關閱讀】:

薛濤淺談環保人職業發展(完整版)

我們E20商學院的劉善武老師最近那篇文章寫的非常好,企業家(王)是連接經濟學和管理學的橋梁,也是市場化之所以能推動社會進步中的關鍵所在,其中,很重要的一點就是企業家在承擔不確定性概率下的風險所發揮的作用(比如馬斯克這樣極端顯見的例子)。

【相關閱讀】:

E20環境商學院劉善武:危局中呼喚企業家精神

我們的社會和個人往往認識不到企業家尤其是民營企業家在謀求獲得成功中存在著很大的概率性風險,由此就無法真正在民營企業家應該獲得較高風險溢價的回報方面建立長期穩定的共識,這使得我們國家始終存在滑向極左陷阱和市場化倒退的風險,也造成了人才和資金的持續流失??上н@樣的常識在我國的教育中是極度缺乏的,究其原因,也是因為將剩余價值理論從經濟學范疇擴展應用到政治學角度中,缺乏了對這個概率論常識的考慮。今天的改革進入深水區,不從根本上解決這個問題,就不具備建立中性競爭的理論基礎和獲得所謂的制度紅利;存量競爭時代,改革已不再萬能,深層和本源的問題必須要面對了。

在組織管理中,概率論現象也會存在,但是更常見的是“判斷力”常識的忽視。而判斷力,在戰略定位中我們反而不容易忘記他的重要性。

二、 判斷力

伴隨著時代的進步,人的要素越來越受到重視,組織管理學由此也在發生變革,而這方面劃時代的人物就是德魯克大師。目前看,無論國內火爆的陳春花老師,還是哈佛商業評論微信號推出的很多國內外管理學者或者咨詢師的精彩文章,近幾十年組織管理學方面幾乎都可以上溯到德魯克的影響。

即便這幾十年在組織管理上大家多少都受到德魯克的影響,但細分下的不同管理學派,在組織管理中還是會選擇不同的模式,邏輯自洽性都很強,看上去都很有道理。然而,在我們在實踐中運用這些理論或者方法的時候,往往會陷入困惑,比如授權與集權的選擇,理論上授權是正確的和符合潮流的,但實際上卻發現往往不是那么理想化,尤其在中國這種文化背景下(法制環境和產權意識缺乏,職務侵占、盜竊技術、反水和另立門戶比比皆是)。又比如管理大還是經營大的辯題,我上次有篇文章與陳春花老師隔空(單向)切磋時,(請點擊:薛濤:要避免“二分思維”-評析北大教授的“管理不能大于經營”),就提醒了績效導向過度的危害。過度重視財務績效的結果導向,是容易違反德魯克所倡導的信任和授權,以及現在流行的彈性組織建設的趨勢的。然而,過度強調彈性管理,又會在企業中導向虛華的PPT文化,正如新東方著名的年會歌曲炮轟PPT事件。


【相關閱讀】:

新東方內部吐槽視頻曝光,俞敏洪發飆是有原因的

可是,我在看上面這個鏈接文章炮轟PPT的時候,又看到了一種矯枉過正的情況,PPT本身僅僅是工具,不是萬惡源泉,做好PPT是管理(包括營銷和銷售)的必要技能,新東方出現問題的第一責任人是俞敏洪自己,而不簡單是歌中批判的那樣。

1584322167609350.jpg

到底什么是正確的做法呢?首先,我們不能將這個問題絕對化(前述的概率思維、灰度思維和分類思維),對于不同領域不同商業模式不同階段的企業,需要選擇偏重某一方面的與內外條件相匹配的組織管理模式,才能獲得更高的成功概率。

其次,所謂的匹配,就是根據各方面情況判斷做出選擇。組織管理中存在很多矛盾體,恰如易經中之陰陽,比如授權與集權,比如信任與監督,包括如何培養部下(畢竟你的時間是有限的,而資源的有限性也是一個特別重要的常識),都需要管理者因人而異因時而異的做出選擇。失去對直接被管理者個人的能力、品德、志向等方面和任務本身要緊程度等方面相結合的準確判斷,選擇這些矛盾體的任何一種灰度或者某一極都像是賭博。

所以,這也就解釋了,為什么我們無比崇拜地聽從管理咨詢大師的指南,賦予信任充分授權,或者加強監督集權管理,嚴格按這些圣經去操作,無論選哪個流派,卻總是有大量失敗的體驗呢?這個不能僅僅歸咎于前文所述的概率,更重要的是管理者教條地使用了這些指南,而管理者的判斷力沒有(或者不具備)發揮所需的作用。我前幾日看到哈佛商業評論的一篇好文,觸動了我寫本文的想法,第一個念頭就是想強調本文雖好卻不可盲目用之,因為沒有絕對正確的管理方法,一切基于管理者需要在運用中正確做出判斷這個常識。

【相關閱讀】:

領導者的失敗,源于對員工的不信任

1584322242641027.jpg

因此,既然沒有任何一個管理學說是絕對正確的,無論它們發表的時候讓你讀起來多么合理和動聽,它們只是供管理者挑選的諸多工具之一,而判斷力是運用這些工具所需的最最基本的能力,就像一個人至少應該擁有健康的肌肉,才能去拿起兵器學武功一樣。同樣的一把霸王槍,少年和壯年使出來是很不一樣的,無論多完美的管理理論,管理者判斷力強弱不同,使用的威力也會差很多。我們該怎樣能使肌肉越來越強壯呢?這就說到了我想聊聊的第三個常識,實踐,而這次的對象重點在初入職場又勤于讀書為早日學會管理的年輕人。

三、 實踐

判斷力的培養,當然還包括很多很多管理技術的掌握,都很難來自書本,甚至來自實踐的才更有價值。我本人多年來其實一直很少看管理書籍(除了MBA課程以外,應該不超過兩本),真正看了本德魯克也就是在去年。我發現二十多年來我自己總結出的管理經驗,幾乎德魯克的書里都有,有一種相見恨晚的感覺,然而冷靜下來我重新反思,覺得雖然早一些閱讀會有所裨益,但很難說過早的閱讀他的書,我就一定會更早的把握我現在深以為然的這些管理技能。

我現在的感覺是,至少在組織管理的實踐上,只有我自己摸索總結的管理經驗最好用,哪怕曾為此走了彎路,至少在組織管理角度的管理書籍只是輔助的作用,往往起到的是總結歸納和提示創新的作用,如果不去反復使用,總不能真的很好的掛在身上。這種體驗讓我想起二十年前我曾經玩通關的一款游戲“金庸群俠傳”里的野球拳,不需要任何秘籍就可以開練,練起來長級是很慢的,但是練成后威力確實是最大的,而其他需要撿到武功秘籍照著練的武功,即便是九陽真經九陰真經這種,往往上來就威力巨大,長級也挺迅速,但是最高階段卻不如野球拳。

1584321690819969.jpg

寫到這里并不是想推出讀書無用論,只是想提醒大家要避免一個現象,讀了無數拍案叫絕的書,朋友圈發了無數精辟的讀書感言,卻在最后發現和自己的工作生活一點毛線關系都沒有,一點提高也看不到。與其如此,那還不如認認真真地在實踐中反復思考總結,練練土土的野球拳來的實在。野球拳之所以威力最大,因為它真正是你自己原生的練就的東西,樸實無華卻與你成為一體。

當然,土土地練野球拳卻想有所成,也并不是靠始終如老黃牛般埋頭傻傻地工作,而是經常能夠在下班的時候反復琢磨(注意是有效的思考而不是無效的思慮),如何確定主要目標,如何計算投入產出,如何對項目總體進程有所把控,如何分辨主要矛盾予以解決,如何處理周邊關系,如何管理上級和下級不一而足。如果想做到職場精進,確實需要7X16h的投入才能獲得。而8小時之外的一部分消耗,就是用于上述的反思和提高,也就是所謂的深度思考時間,包括總結規律方法,這樣應該也符合陽明先生的“格物”的要求。

8小時之外,當然看管理書還是有大有裨益的,只是必須將其全面的與自己的工作實踐結合起來,反復打磨化解到自己的身上,才有意義,這就是陽明先生所說的“知行合一”吧。因此至少對于管理而言,往往“書到用時方恨少”其實假,反而“手中無書心中有書”才是真。

2020年3月14日凌晨01:12

1584321659982219.png

14
  • 微信
  • QQ
  • 騰訊微博
  • 新浪微博
網友評論 14人參與 | 0條評論

Copyright ? 2000-2020 http://www.5640989.live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國水網 版權所有

魔兽世界工程师赚钱 安徽十一选五走势图前三组 云南快乐十分任选五数据遗漏 甘肃神人破解11选5公式 今天股票 河北11选五最聪明的玩法 秒速赛车出码规律 七星彩历史最近30期百度 pk10官网开奖历史记录 吉林十一选五胆码预测 北京11选5走势图top10